首页| 中奖查询| 福利彩票| 图表走势| 竞彩足球| 投注技巧| 开奖公告| 复式汇总| 赛事精选| 彩票公益| 热点新闻|

e世博网上娱乐

登录送现金的应用下载 从蓝洁瑛去世到IG刷屏:当哀悼成为一种表演,要允许有人不哭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09:07:05

登录送现金的应用下载 从蓝洁瑛去世到IG刷屏:当哀悼成为一种表演,要允许有人不哭

登录送现金的应用下载,昨天,蓝洁瑛被爆在家中孤独去世,场景非常凄惨。

如果不是朋友探访,敲门不开,闻到了里面的异味,估计还会有很长的时间才会被大家所知道。

于是,我的朋友圈被蓝洁瑛去世的消息刷屏了。

“靓绝五台山”、“美得让刘嘉玲都嫉妒,她的一生唏嘘不已”、“蓝洁瑛走了,我好难过”

可是,在我们对蓝洁瑛表示喜欢和哀悼的时候,在她死之前,我们真的了解过她,真的知道她过去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吗?

在她死之前,在香港的媒体报道中,她是这样的:

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台阶上。

像流浪者一样,在街头晒太阳。

甚至她腹部凸起也能上香港娱乐报的头版头条。

他们热衷于拍到她家徒四壁,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。

香港的媒体对蓝洁瑛的遭遇,并不感到同情,而是带着窥探隐私的心理,大肆报道昔日辉煌的女星如何落魄,生活如何不堪,然后又一次能够上当天的头版头条。

“很长一段时间里,蓝洁瑛就是狗仔的兴奋剂,被媒体称之为‘癫王’。他们长时间蹲守在蓝洁瑛可能出没的地点,捕捉她的落魄:满头白发、神色恍惚、烟不离手、身材发福、着装邋遢。”

2005年,蓝洁瑛因为误闯交通管制区被罚款300元,但她交不起,并且哭着说自己已经没钱去买早餐吃了。

可是,没有一个人帮她。

窥探她隐私的时候,那些记者一哄而上,等到她需要帮忙的时候,那些记者一哄而散。

2013年,蓝洁瑛接受采访的时候说,她被两位影坛大佬性侵,可是这一次,香港媒体却集体偃旗息鼓了。

因为这两位大佬势力非常大,香港的这些媒体不敢得罪。

最后,蓝洁瑛的性侵门变成了罗生门,随着蓝洁瑛的离去,变成了一个不解之谜。

在这个时代,人人都把她当成一个疯子,一个娱乐笑料,可是他们忘了,那个被当成疯子的人,最需要的是他们的帮助。

“喧哗的娱乐圈,一拥而上,一哄而散,无数的人,都是发泄着微不足道的情绪,又有多少人,能够真的体会到沧桑中的那个女人,如此痛苦的一生?”

昨天上午,蓝洁瑛去世的消息再一次上了香港媒体的头版头条,可是这一次却是集体表达喜欢和缅怀,相对于她之前的待遇,可以说是非常讽刺了。

作者鲁西西说的好:

如果真有那么喜欢她?为什么那么长时间,她会贫困潦倒、孤苦伶仃的日子没有人伸出援手?除了刘德华。刘德华有给过她钱,帮过她,刘德华是有资格悼念她的人。

至于其他的热烈地围观和参与这场死亡的人,不管悼念文章写得多长,文笔多么真挚动人。

生前的孤单和死亡的热闹,相形之下,都觉得像是莫大的讽刺,你们的同情有几多虚伪?

扪心问问:在她生前,你为她做过了什么?

其实,我对蓝洁瑛的了解仅仅只停留在大话西游里面的那个蜘蛛精,对于其他的作品我知道的并不多。

我也想问问朋友圈那些对蓝洁瑛表达喜欢和哀悼的人,你们是真的了解她、喜欢她,是真的看过她很多的作品,还是只是因为她逝世了,别人都在哀悼,所以我也哀悼?

同样魔幻的事情还发生在昨天晚上,英雄联盟ig战队夺冠。

我的朋友圈被ig牛逼的字样刷屏了,我的一个从来不玩电脑游戏,也不知道英雄联盟是什么的朋友也发了一句:ig牛逼。

跟着ig一起上热搜的,还有筷子兄弟的肖央。

因为ig站队中的一个成员的长相非常像肖央,所以他们把人搞错了。

“虽然我不知道ig是什么,但是我还是想说ig牛逼。”

一群人,完全不知道ig是什么,也从来不玩电竞,但是为了让自己显得牛x,显得有优越感,所以不断地说ig牛逼。

可能有人不禁要问,ig到底是什么?

被问的人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:嘘!你只要跟着祝贺就行了!

其实,他也不知道ig是什么,他只是看着大家都这样说,也就这样喊了而已。

大家还记得《皇帝的新衣》吗?

皇帝明明是裸体,可是所有人都觉得皇帝的新衣很好看,只有小孩子说出了真相。

可是这样的现象并不是偶然出现。

百岁老人杨绛离世的时候,人们为了表达对她的喜爱和哀悼,更是显得自己牛逼,于是,杨绛所谓的《百岁感言》在朋友圈疯狂刷屏。

可是马上就被啪啪打脸了,人民日报出来辟谣:这个《百岁感言》并不是杨绛的,如果你尊重杨绛先生,请务必在朋友圈消灭这段话!

转发这个《百岁感言》的人,他们喜欢杨绛吗?他们了解杨绛吗?我看未必吧。

同样刷屏的,还有诗人余光中去世的时候。

我的朋友圈即刻变成了余光中先生的散文集,可是他们许多人连余光中的散文和诗歌都贴错了!

所以,他们不是真的在纪念什么,缅怀什么,也不是在呼吁什么,而是在提醒别人看看自己有多酷,粗俗一点说就是装逼。

这种现象在学术界就叫刻奇,情绪不是自然表露,而是刻意表露。

他们在伪装,在表演,在装逼,这就是刻奇。

莫言在诺贝尔获奖感言里讲过一个故事:

上世纪六十年代,我上小学三年级时,学校组织我们去参观一个苦难展览,同学们在老师的引导下放声大哭。

我看到在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学之间,有一位同学,脸上竟然没有一滴泪。

他看着我们,眼睛里流露出惊讶或是困惑的神情(他实在哭不出来)。

事后,我向老师报告了这位同学的行为。

后来学校给了这位同学一个警告处分。

多年之后,当我向老师忏悔时,可是老师却说,那天来找他打那个同学小报告的人,竟然有十几个人。

后来这位同学十几年前就已去世,每当想起他,我就深感歉疚。

当众人都哭的时候,为什么就不能允许别人遵从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不哭?

这件事让我悟到一个道理,那就是:当众人都哭时,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。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,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!

在前苏联有一个流行的说法,杀人是重罪,但是比杀人更重的罪是斯大林在演讲的时候,鼓掌不够激烈的人。

这样一个刻奇的社会,让我深深感到害怕。

可是,大部分人都在做的事情,就一定是对的吗?

大部分人都在表达一种情绪的时候,其他人就一定要表达这种情绪吗?

我想说的是,当哀悼成为朋友圈的一种表演,当哭成为一种流于形式的程序,当“卖惨示弱”成为纵容一切错误借口的时候,要允许有不同的声音,要允许别人表达真实的感受。

潮水都涌向一个方向,可还是有的人,在朝着潮水相反的方向逆行。

最新消息

头条推荐

热门点击排行